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摄影 > 团队形象 >

雷火电竞平台登录拍摄的镜头最终呈现在90秒的形象片中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1-26 02:02

  见面这一天,距离进博会上海城市形象片发布已经过去两周,但主创团队的相关工作远未结束。

  在静安区一处办公楼的会议室里,一条扭曲的黑线条横贯墙上的玻璃白板,黑线被分为九段,并标注了相应的日期,哪段时间做预热、正式发布,哪段时间采用网文推广都被写在了白板上,时间从10月底直延到11月初,通过“进博会”这三个被画了圈以作强调的字,不难猜到是继形象宣传片之后的另一任务。

  下午四点二十分,从隔壁房间结束会议的胡瑞闻小跑进会议室。胡瑞闻是进博会上海城市形象片主创团队的总监,一说到形象片的创作,就感受到了他言之不尽的欲望,从客户、合作者、荣誉谈及团队自身的建设,像舞台上的男中音一般,自有一份不同于旁人的“底气”。

  “这些都是我们的。”透着说话者数不尽的自信,“远到世博会申办片的后期剪辑,近到人工智能大会的开场片、进博会的形象宣传片……”胡瑞闻细说着从区级到市级政府的大大小小合作,又从《创新之城》、《这里是上海》聊回进博会的四部曲。

  为了四部曲的拍摄,他特意拉来了《纸牌屋》的一个摄影团队,说是要从不同人的眼睛里提炼出他们看到的上海;又找来合作惯了的作曲家,反复沟通后,央着人家不停地调整、调整……就为了听觉能和视觉并重,不至像类似片子一般,成了以视觉为王的跛子。

  “声音团队、音乐创作团队、音效团队,还有专业顾问,很多都是外聘来的,真算起来有几百号人,那太吓人了。”说话时,胡瑞闻加重了“太”字以示程度之深,“我们公司参与的人前前后后也有四十多人”。

  胡瑞闻:国际化大都市。(想了想)当上海阿姨知道你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并且在上海电视台一样的地方工作的时候,她们会对你很客气,这是一个崇尚自力更生以及能力取得最终结果的地方,不会说你是来占用我们的工作资源,这是最初我觉得上海很nice(好)的一点。

  胡瑞闻:有更细微的认识了。工匠精神,在很多次的人物片的采访中,我发现工匠精神存在于上海的方方面面,比如上海大钟的养护员,干这个事情的同一时刻就他一个人,所以在工作期他没有请过三天以上的假,他不能去很远的地方,这种代价不是一年两年,这种精神都是以几十年为跨度,很多人在坚持着。工匠精神不是说其他地方没有,只是在上海这个比例是很高的,这个城市是有底的。

  问:创意总监时坤说,四部曲的主题是在上海城市精神和进博会精神之间取的交集。你理解的上海城市精神是什么?

  胡瑞闻:四部曲里面有时坤对上海的认知,也有我的认知。上海精神可能更多是每个个体做出来的东西,每个人在细小工作上的坚持。

  胡瑞闻:活力篇就是对进博会精神的很好阐释,描绘这是一个非常有消费潜力的社会,这个社会里面有大量的需要进口的资源和业务,这是中国应对未来世界格局的一个态度,我国一直被人称为出口大国,事实上消费升级的因素使得我们成为进口大国,我们戏称这篇主题是买买买。

  胡瑞闻:时坤负责整个创意,孙博负责执行,我是整个项目的管理调配,整个团队有很多组,大美篇和人文篇一个组,活力篇和机遇篇另一个组,让他们内容不要串,所以两个组的片子风格是有差异的。

  胡瑞闻:去年上海要开进博会消息一传出来,我们就开始创作了。整个创作周期七八个月应该有的。

  问:作为外行人,我在想总共六分钟的片子用了小一年的时间创作,会不会太奢侈了?

  胡瑞闻:在电视领域我们有一个说法是要追求最后的百分之五。我们现在的很多形象片大部分做到70分,那70分就是你想象的天花板,我在想是不是要把这个行业的天花板搭得很高,这就需要我们团队在所有作品上去追求最后的百分之五。四部曲看似简单,却投入了我们很多的精力。

  问:区别于以往,这次将形象片分成四个部分,每个部分90秒,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胡瑞闻:这种形式是上海形象片的首创。我们接到这个项目首先要做的就是取舍,内容多且杂,可能一整面墙都不够写,这个过程逐渐清晰了以后,就有个问题摆在面前,如果按照传统的方式去捏这么多内容的话,我们可以预计它的难度有多大、最终结果是什么样的,五六分钟要让大家get(明白)大美、人文、活力、机遇,我觉得做不到,传达效率就很低。我们决定分为四篇,还有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飞快,你看快手几十秒传达内容,所以说我们必须把影片缩短,我怎么可能在缩短的时间把所有的东西都讲完呢,那肯定要成系列,说不得已也可说顺应趋势也可。

  胡瑞闻:我们觉得在互联网环境下不存在一个东西全国人民或者全市人民都喜欢,但是我们希望我们这一系列能取得最大基数的认同。有些人可能希望看到上海不一样的角度,他可以锁定大美篇;有些更希望看到进博会的主张,或者中国的消费情况,就可以看机遇篇和活力篇;文化传承对应的是人文篇。

  胡瑞闻:我们的形象片里面大量地运用到人的因素。十几年前国内的高楼大厦比较少,所以形象片中有大量CBD的场景,但是这几年这些东西见惯了,去国外旅游觉得不过如此,这里面能支撑整个城市精神的就是人了,这是我们最近几次形象片中所提炼的重点。

  胡瑞闻:对。大美篇里大部分都是大家熟悉的景,一般我们描写大楼都是三件套,一字排开,但大美篇里面都是从人的视角出发,人的视角是不可能看到一字排开的三件套的,我们力求在荧幕上营造不是传统意义的大广角航拍角度,要展现大家在朋友圈经常能看到的上海,可能是在陆家嘴逛街时抬头一看的角度。

  问:建筑物是死的,但是人、云的流动等因素是活的,会有为了一个镜头等上好几天的情况吗?

  胡瑞闻:最多一两天,如果为了一个镜头等很多天就跟手工打造汽车一样,那是土豪的事情。

  问:拍哪些地方以及怎么拍都是很早就设定好的吗?有没有灵感乍现出现变化的时候?

  胡瑞闻:当时拍大美篇最后一个镜头,在现场的时候我们发现在两幢楼的中间做一个航拍慢慢拉起来,可以体现一个老的上海看到新上海,两者交汇的过程,这个细节的创作略微偏离我们当时的脚本,但是最终被保留下来。这种情况有,但是很少,商业行为就意味着你所有的东西一定要是可控的,灵感这东西有时候很具毁灭性。欧洲的电影或真人秀,看似是直播,但每个镜头都是事先被导演过的,这才是专业,所以说不要乱来。

  胡瑞闻:取舍。拍摄的镜头最终呈现在90秒的形象片中,没有万里挑一也是几千挑一。

  胡瑞闻:已经记不清改了多少个版本。进博会形象片最终完成是在发布前的一天,掐着时间点完成的,对于创作者来说作品没有完美这一说。

  胡瑞闻:大家都是伙伴嘛,相对是比较平等的,他们经常会把我说服掉,没有谁拍板之说,很多时候少数服从多数,我们是互相信任的。